江西全境地接--庐山井冈山散客天天发。国内游 境外游 海岛游 紧握东南手 天下任你游

服务热线:0791-8588888
公司传真: 0791-8698888
24小时全国免费电话:400-088-888
地址:南昌市站前西路三星大厦C座4层
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 

 

  • more
  • more
  • more
  • more
  • more

强调实操 经受检验

编辑:木木 更新时间:2017-10-16 16:13 人气:

强调实操 注重多元 经受检验??诺贝尔经济学奖十年回顾

新华社斯德哥尔摩10月10日电 题:强调实操 注重多元 经受检修??诺贝尔经济学奖十年回想

新华社记者李骥志 付一鸣 张璇

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美国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·塞勒,延续了近年来强调理论实际应用和重视交叉学科研究的作风。

当地时间10月9日,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家Richard H. Thaler,表扬其在行为经济学范畴的贡献。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名称为“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·诺贝尔经济学奖”,由瑞典皇家科学院于1969年首次颁发。

强调实际可操作性

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瑞典央行于1968年为留念诺贝尔而增设,在所有奖项中最为年青,但评奖标准与其余诺贝尔奖项一样,即嘉奖那些“对人类作出最大奉献者”。

每年,各大学术机构会推荐众多出色人选,怎么才算贡献最大呢?

研究经济个体是贡献,为决议者服务是贡献,造福一般大众也是贡献。近年来微观经济领域的研究结果越来越引起重视,有一些已不局限于学术研究领域,可以为布衣百姓所懂得、接收、采取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彼得·加登福斯在评估今年得主塞勒时说,他使经济剖析变得更“相符人道”,他的理论可能“帮助人们作出更好的经济决策”。比方,“有限理性”概念可以说明为什么人们在缴纳俱乐部会员费后,即便伤了手肘也要持续打网球,而当朋友邀请你免费打球时却会谢绝;每年新年制定的雄伟目标往往会落空,而利用“助推”方法可以辅助本人去实现久远目标。

加登福斯告知新华社记者,只管评委的意见不尽相同,但是都有一种偏向性,那就是希望获奖者既有理论阐述,又能供给实操工具。“当然,有时候也颁奖给纯理论派,不外假如有实践方法老是好的。”

像塞勒这么接地气的获奖者,近年来并不稀有。如2016年获奖者奥利弗·哈特和本特·霍尔姆斯特伦关于现代契约论的最新发展,可以指导人们在复杂的经济环境下签署最优合同。2013年的获奖成果提醒人们,不要试图预测短期内的股票波动,要把眼光放深远,因为只有长期的资产价钱才是可以预知的。2012年获奖者树立和发展的“市场设计理论”在实践应用中可以赞助高中生解决择校困难,还能进步器官捐献匹配系统的效率。

当地时间10日上午11时45分,瑞典斯德哥尔摩,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,奥利弗·哈特、本特·霍姆斯特罗姆荣获该奖项。

要经得起时间检验

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,引发的争论颇多。门派之争,新老之争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也许风靡一时的实践,换了个时代就被推翻。好比,197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提倡自由市场、限制政府权利的弗里德曼,在当时饱受异议。1990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哈利·马科维茨等三名经济学家后,《黑天鹅: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》的作者纳齐姆·尼古拉斯·塔利布认为,这些学者的理论激励了适度的冒险行为。

为尽量防止陷入学术争议,或是“看走眼”把奖颁给理论尚不成熟的学者,评审委员有时会把考核期拉长至数十年,这也是经济学奖获奖者的均匀年龄为67岁、远高于自然科学获奖者平均年龄的一个主要原因。迄今,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是51岁,年纪最大的到达90岁。

今年的得主塞勒,其研究领域从一开端就处于争议的漩涡中。经过30多年的潜心研究,塞勒引领的行为经济学现在已在学界站稳脚跟。塞勒在实际中探索出的掌握非感性行为的办法在美国被采用后,已被100多个国家的政府参考借鉴。这些都成为他终极获奖的重要依据。

加登福斯对新华社记者说,不能保障所有评比成果都相对正确,但愿每一次都可以经得起时间的测验。

交叉学科成为趋势

何为经济学?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前任秘书彼得·恩隆德说:“我们将之广泛定义为,经济学家所感兴趣的任何事都能够称之为经济学,即使是其他学科的研究。”恩隆德在2013年就预料到,未来经济研究很可能会在相当水平上受其他学科重大影响,如政治学、社会学和心理学,甚至是天然科学。

塞勒被以为是将心理学与经济学相联合进行研究的先驱。2012年的获奖者埃尔文·罗斯擅长将数学应用于经济学研究中。2009年获奖的美国经济学家埃莉诺·奥斯特罗姆,则善于将政治学、经济学和社会学整合起来,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资源问题。

奥斯特罗姆是迄今唯一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。她在一个学术界歧视女性的时代一步一个足迹,在晚年最终获得了学术界最高认可。

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·汉松说,已提示各个学术机构在推荐人选时要充足斟酌优秀的女性代表人物。随着女性步入经济学界的人数增多,以及穿插学科研究逐步展开,未来女性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。

免责申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说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体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许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 

Copyright © 2000 - 2016 南昌旅行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赣ICP1020143